其中道指期货下跌219点,至24658点,跌幅为0.88…

它们是广大用户最耳熟能详的名字,是科技行业最令人生畏的巨无霸,每一个都坐拥亿万用户,每一个都富可敌国,它们的业务构筑起的护城河宽广而深厚。过去几年中,苹果、亚马逊、谷歌、微软经历了新一轮巨头的崛起,这一轮的背景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深入人心以及人工智能时代大幕开启,这四家巨头没有任何一家“掉链子“,利用自身已经具备的优势和行业地位,抓住了新一轮发展机遇。“强者恒强”来形容过去几年这几家巨头的表现再贴切不过,在巩固原有优势业务的同时,这些巨头仍在不断扩展自己的业务疆域。从过去几年的股价走势来看,这几家巨头的表现惊人地一致:都是坚实稳定地上涨,对于投资者来说,持有任何一家的股票,都将带来可观的投资回报。

如今,这四家巨头市值均超过了8000亿美元并且还在不断增长,因而自然而然的下一个问题是:谁将成为历史上首个市值突破万亿美元的公司?事实上,这四家巨头谁先突破万亿美元市值都不会令人感到惊讶,问题的关键在于,这四家公司未来的增长,是否能够支撑起让万亿美元成为一个新的起点。四大科技巨头主要指标对比苹果:进入成熟期亟待业务突破这家全世界最赚钱的公司,无疑是离万亿美元市值最近的。截至26日,苹果市值已经高达9545.7亿美元,距离万亿美元只需再上涨5%。在过去的6年中,这家公司几乎一直占据着全球市值最高公司的榜首,2010年,苹果市值超越微软,2012年超越能源巨头埃克森美孚,首次问鼎全球公司市值之首。2013年被埃克森美孚短暂反超后,苹果在2016年短暂被谷歌反超,除此以外,就再也没有落到过第二的位置。但巨无霸的苹果,最大的隐忧在于,这家公司并非处在一个快速增长的时期,自库克从乔布斯手中接手苹果后,尽管这家公司总能给资本市场交出令人满意的业绩表现,随着其硬件产品的规律性升级,苹果依靠iPhone的销售,不断创出业绩纪录,但缺乏革命性创新也逐渐开始受到外界诟病。

决定其冲上万亿美元并巩固这一市值的决定性因素,并非苹果目前的优势业务,而是其在服务方面的业务收入能否实现增长。今年以来,苹果的股价一直涨跌不定,根本原因是受到外界对这家公司陷入增长瓶颈的担忧,一味依赖iPhone销售的模式不可持续,苹果必须借助其业已建立起的生态,在巩固核心业务的同时,扩展更多其他业务。众所周知,资本市场给予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总是高于硬件公司,目前苹果的市盈率仅为不到19倍,是所有四家科技巨头中最低,无疑便是受到其硬件属性的束缚。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市场整体趋于平缓,苹果开始向外界不断强调其生态的重要性以及其对于营收的切实贡献。随着智能手机市场趋于饱和,这样的重要性愈发凸显出来。苹果的整个生态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软件平台的巩固,并且软件在整个苹果的业务地位在不断上升。

在上个季度苹果财报发布会后,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表示,苹果的服务业务“显著增长“,来自于AppStore应用商店、苹果音乐、苹果支付等业务的收入首次站上了90亿美元,较去年同期足足增加了20亿美元。与4年前相比,服务业务收入更是增长了2倍。截至今年第一季度,苹果服务付费用户数已经超过2.7亿,去年同期这一数字为1亿。在今年的WWDC大会上,库克宣布,每周有5亿用户访问苹果商店,苹果的第三方开发者累计获得的收入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苹果过去一年股价走势谷歌:人工智能的领跑者2015年,谷歌进行了重大架构重组,在谷歌公司的上层再建立一个名为Alphabet的控股母公司,基于这样的架构,将谷歌的赚钱与不赚钱的业务区隔开,将谷歌的业务和财务梳理得更为清晰。在这一过程中,伴随的是谷歌最新一代高管的崛起,这其中,既有目前担任谷歌首席执行官的SundaiPichai,也有Alphabet首席财务官RuthPorat。

皮查伊自2004年加入谷歌,先后负责过谷歌Chrome浏览器,邮件、地图等重要业务,2013年起,皮查伊又开始负责当时最为重要的安卓业务,2015年,掌管多个谷歌重要业务的皮查伊在架构调整后,顺理成章地成为谷歌的首席执行官,去年7月份,皮查伊又被纳入Alphabet董事会,成为谷歌母公司董事会成员。与内部成长的皮查伊所不同的是,RuthPorat是从华尔街空降至谷歌,在担任谷歌首席财务官之前,Porat担任华尔街投行摩根史丹利的首席财务官,她的整个职业生涯在来到谷歌之前,完全仅仅与华尔街有关。在来到谷歌后,RuthPorat立即开启了华尔街式的财务管理,基于新的架构调整,她重整了公司的整个财务线,一改谷歌过去铺张浪费的财务习惯,谷歌在近年来连续创下业绩佳绩,除了谷歌自身业务状况良好外,她丰富的财务管理经验也功不可没。自从2015年宣布成立母公司Alphabet,将架构重新梳理重组后,谷歌便进入了新一轮的业绩增长期,这一阶段的特征是,谷歌在财务纪律方面显得更为严格,将赚钱和不赚钱的业务进行明显区隔,强化营收和盈利,严格控制花钱项目,在新任CFO的领导下,一个新谷歌呈现出的是华尔街最喜欢的那类形象:业绩保持持续增长,市场份额不断扩大,成本得到严格控制。与苹果过去几年股价经常经历大幅波动所不同,谷歌的股价通常走势坚实而稳定,由于良好的财务记录以及不断增长的业绩,使得资本市场对其鲜有失望的时候。但股价反映的更多的是未来,这一点谷歌的董事会自然心知肚明,因而在重点突出谷歌搜搜、安卓等赚钱业务的同时,谷歌同时也并没有放弃对未来业务的开拓,从财报中,这部分所体现出的“其他业务”,是谷歌关于未来的赌注,这部分包括无人驾驶、硬件产品、生命科学、无人机、高空投放网络气球等,而围绕这一切的是人工智能。

在新任首席执行官SundaiPichai口中,谷歌将全面押注于人工智能,这是谷歌以及业界所公认的下一个增长点,目前在人工智能领域,谷歌无疑处在领先地位,从全面提出“AI为先”至今,谷歌人工智能战略正在更加清晰地展现在外界面前:在尖端的技术突破和产品应用两个维度进行不断突破。自谷歌提出“人工智能为先”的发展战略后,谷歌的广告业务又迈上了一个新台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