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evio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lešŠpetič…

作为智能家居窗口级的门类和用户追求智能化生活的入门指南,智能门锁进入人们视野就备受欢迎,发展似乎越来越进入快车道,即将造势成门锁行业的转型跳跃。截止到目前,我国智能门锁行业共有生产企业1300多家,近2800个品牌,不仅是传统门锁厂商就势转型,更有家电中的海尔、美的、TCL,安防中的大华、海康,IT中的联想、紫光,ICT中的中兴,互联网中的360等跨界者竞相加入。投资者跃跃欲试,品牌商兴致勃勃,但是,正如雪崩前祥和的一地鹅毛,暗藏的种种问题还耐人寻味。越繁荣,越混乱入局者众,人多必然手杂,手杂必然鱼龙混杂。

蜂拥而至的创业者造成了智能门锁行业内一派生气勃勃的景象,但是表象从来都是暂时,决定行业繁荣与否,从来都不是数量而是质量。刚刚跨入万物互联(IOT)时代门槛的智能门锁看似空前繁荣,但井喷增长的行业阵营下是种种问题,潇湘财经认为智能门锁正在封锁自己,主要有以下三点现象。一、小作坊造,起量产品质量堪忧智能门锁行业内最大的舆论就是今年五月的“小黑盒”事件,据了解,“小黑盒”的“造物主”本人就是一家智能锁公司的老板,坦言在永康门博会上“搞事情”,就是真的“踢馆”,行业急需整顿,终于是业内人士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八月,新闻爆出有记者在互联网大会现场制作黏土橡皮泥的3D假指纹模,成功解锁了实验者的指纹锁。目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正在开展电子门锁产品质量的抽查,重点抽查的项目则是智能门锁的问题频发区——信息保护、破坏防御、报警功能和锁芯质量等,而这些正是“小作坊”们的“弱项”。一百多年工业史的门锁,技术迭代,产品进化,不变的是门锁存在的功能和意义,市场上飞扬跋扈的“小作坊” 根本不具备合法和完备的生产检测设备和研发人员,利益导向以至站在风口迷失了方向,智能门锁前途堪忧。第一, 同质化竞争,开发者尚存无几据调查显示,智能门锁行业内几乎100%由渠道分销商、制造商和上游供应商组成,仅少量供应商进行着锁芯、指纹传感器、芯片等核心部件的供应。

由于技术发展瓶颈和研发成本等限制因素,市面上的智能门锁大都产自顺德、南海等制造商,控制开关也主要通过WiFi、ZigBee、蓝牙、红外等几种技术,“群雄割据”的门锁市场内,巨大的潜力环境下,拥有“独门利器”才能崭露头角,长久地生存下去。事实上,不止是门锁,几乎所有的智能家居产品的功能都暂时定格在了与其他产品开关相连、通过终端APP监控家庭环境、语音交流等功能上,而门锁作为入门级产品更引人注意。研发空心化、仅依靠挂牌生产而存活的品牌商千篇一律地做着同质化的事,模仿成了常态,围绕智能门锁而驱动的应用开发者尚存无几。资料来源:京东网站商品参数界面第二、“粥少僧多”,产品过剩现状僵化“粗暴贴牌”是大多媒体给智能门锁行业现状贴上的标签,市场同质化从而趋向碎片化。市场规则模糊,头部品牌不明确,但厂商生长速度仍然惊为天人。据统计,目前我国智能锁渗透率仅约为5%,据煜升电子的数据,市场上销量较大的智能门锁品牌在市场上的占有率仅2-5%。

因此,尽管2017年销量达到800万套,但却被2000多家企业集体瓜分,平均下来不过每家4000套,份额最大者不会超出40万套/年,国内智能锁市场碎片化,用户使用率仅覆盖尽管较16年已经改善很多但仍严重,产品过剩的现状在一定程度上僵化了供求市场。我国智能锁行业产业规模预测(万套)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止步不停“耍流氓”,品牌商最终走向自我封印智能门锁当下的繁荣盛世似乎是一场“白日梦“,和当年智能手机抄袭遍地的景象惊人相似,一触即发的集体崩盘,似乎只差一个iPhone的雪花来作为雪崩引信。智能门锁为何走向危险边缘,潇湘财经研究发现有以下几点原因:第一、眼前利益驱使,基础品质被忽略。智能门锁看似坐拥庞大的消费市场,利润空间大、新型产品博人眼球,但是鉴于研发成本的瓶颈,几乎所有厂商都沿袭着安全功能的叠加,打着安全可靠的旗子“诱拐”消费者,有甚者更是偷工减料,最后在“小黑盒“和消费者面前慌忙逃窜。

猜你喜欢